易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游戏世界入侵地球 > 正文 第250章 高人不怕死,反之就怕喽
    大轲:“世外高人就不会有俗世的欲望了,把医馆开在这里,既是为了把自己的身价抬高,又是为了有什么不测好跑路,不过这些,对于现在的木老爹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要是我的两个兄长在这里死了,木老爹就得跟着一起陪葬。”

    木老爹已经转过了身体,对着大轲说到:“不管是讲道义,还是按江湖的规矩,你小子都太不是东西了,我把话给你说明白了,我不是救死扶伤的医生,你说得对,我是江湖中混吃混喝的治疗系能人而已,所以,救不救人,看我,而不是看你。”

    大轲开始使力将自己的光子剑划破了木老爹的皮肤,见血出现的祁哥,一下子扑到了大轲的左手上,“老大,有话好好说啊!你这样可是会招来祸事的!木老爹在黑暗之地里面还是有一定声望和关系的,要是你再一意孤行下去,后果可是很严重的!”

    说完话的祁哥没有改变大轲的左手动作,扫了一眼周围的几个明显和大轲关系很深的张汉三和小轲等人。

    结果,一阵安静之中,只有木老爹继续说到:“哈哈哈,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了,你就动刀吧,看看我们谁会后悔。”

    僵局,困局,让祁哥脑门上的汗珠一下子就大的流淌了起来,“老大,算是我求求你了,不要激动,这事儿让我来再好好谈谈,好不好。”

    一听这祁哥的话,木老爹声音提高道,“没什么好谈的了,要杀要剐随便,老子就要看看,今天到底是你死,还是我死。”

    祁哥还是拉不动大轲的左手,立刻就改变了策略,开始给张汉三等人做工作,让他们上前给大轲劝劝。

    可是,让木老爹都有些心里看不懂的,对面这群人里面怎么没有一个站出来说话的?难道这个小子就是他们的绝对主心骨和最大的头头?

    只是,这个时候的木老爹不知道,祁哥也不知道,张汉三他们对于大轲的信息不是盲目,而是清楚,包括很久没有和大轲见面的红叶也是一样,他们非常有印象的大轲,是一个稳重感远远大于普通人水平的人,这种一般都不会冲动,但是要是这种人冲动起来,肯定是有120的把握才会动起来的。

    大轲冷冷的对着木老爹说到:“木老爹,我被塔子坝周围的人称作轲疯子,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因为,我的目标只要确认了,就一定回去达到,不管使用什么办法,只要不是我自己死了,其他的我一概不会想太多的。”

    “另外,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手上的这把剑是魂化武器,可以斩魂的,如果木老爹你不相信,我可以亲手试给你看。”

    “我喜欢数8秒钟,0,1,2,3……”

    大轲的读秒,瞬间就让场面有些把持不住了,就算是最对大轲有信心的张汉三就开始冒汗了,这nd什么情况,直接要杀人啊!

    祁哥的大喊不要和飞扑,让大轲的光之剑手起刀落显的十分慢镜头。

    只是,当大轲的光之剑快要接触到木老爹的脖子的时候,木老爹直接退后、低头,比划出了大拇指,“你小子牛逼,我服了。”

    一下就像是气压恢复到了正常水平一样,所有人的呼吸大喘气着,周围轻松而新鲜的空气。

    让大轲和张汉三两人把重伤到已经面无血色的海图和马良直接放到了地上,之后,木老爹在他们周围插上了一圈小木棍一样的东西。

    然后,在一阵招呼和让其他人都站开点儿的指示后,木老爹双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

    没有见过用这种像是法阵配合治疗技能来疗伤的大轲和张汉三,都是非常仔细的看着木老爹的一举一动。

    在他们两个人心里都非常的清楚一个情况——怕死的人,是没有底线的。

    大轲用极端的方法逼出了木老爹怕死的弱点,但是这种逼怕死人就范的情况很极端,要不然得到想要结果;要不然就是会被对方做一番鱼死网破,特别是用重要的人质在他手上的时候。

    木老爹在口中的奇怪语句念完之后,他脖子上的伤口血流开始加剧,随后从木老爹脖子上流淌而出的血液开始汇聚到他的双手之间。

    在木老爹的双手对称手印之间,鲜红的血液滚动的交织成了一个十字架的形状,然后血色十字架在成形之后开始旋转加速,最后在木老爹的闭眼元力大放之后,变成了两个深蓝色的十字架,开始脱手飞入了海图和马良的胸口。

    有了面容反应的海图和马良,在面色逐渐快速好转的过程中,都是咳嗽着吐出了一大口黑血。

    木老爹有些虚弱的说到:“看看他们的伤口闭合没有,要是没有的话,我就实在没办法了,我真元消耗过度,需要休养一下,你们有什么问题,等我睡醒了再说。”

    说话就躺原地睡觉起来的木老爹,把张汉三他们看得一愣一愣的,因为,真元这个东西,就连张汉三也只是听说而已,根本就连他自己的都么一体会到过。并且,一般得高手或者是剧情,到了这里都应该是打坐,或者再不济也是退场找个不让人看到的地方,让人产生高深的遐想吧,而木老爹这种,直接就原地休息的“真元消耗过度”确实让张汉三大跌眼镜。

    红叶在检查了海图和马良的伤口以后说到:“他们的伤口都已经闭合完好了,可是为什么还不醒啊?”

    大轲用脉搏、心态、呼吸简单检查了一遍以后说到:“状态很平稳,应该还在睡眠,等睡醒了,应该就没事了。”

    “祁哥,这事儿真是太对不住了。”一边道歉,一边拿出了一张元能卡的大轲说到:“这里是一百万元能值,祁老哥你收好,以后你老哥有什么要找我大轲帮忙的,给一句话,我大轲随叫随到。”

    祁哥被大轲的这一波三折给搞得,还在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的心脏,“你小子,以后要是再来这样的,一定一定给你祁哥提前通报一下,不然,那你祁哥的小心脏,真的受不了。”

    大轲继续说到:“祁哥,要不你还是先走吧,这里的事情就留给我来善后了,木老爹这条线应该让你赚不到一百万这么多的,再找几个高级医疗师对于祁哥你而言,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祁哥叹气到:“你啊你啊,有些时候做事不要那么客观,该讲人情的时候就应该多讲讲人情。”

    大轲对着睡得呼呼作响的木老爹伸个下巴说到:“那要不等她醒来,你再试试和她讲讲人情?”

    祁哥摇头说到:“嗯~,你小子说道理的时候,还是很有道理的,那我就先撤了,有什么就用老办法找我。”

    送别了祁哥的大轲,蹲到了木老爹的边上,拿出了一个金色的瓶子,打开瓶盖,对着木老爹的脖子伤口上滴上了一滴透明的液体。

    “龙血?!”“龙血?!”

    红叶和张汉三同时惊讶的对着大轲说到的同时,小轲他们一群人也闻到了一股十分奇怪的香味。

    带着蛋白质高温流出氨基酸的烧烤味儿不同的是,大轲滴出的液体让人还能同时感受到花香和芳草的气味,特别像是在一堆兰花的环绕之地吃烧烤的感觉。

    大轲把金色小瓶子往张汉三手里一丢,说到:“什么龙血啊,大蛇的脑汁而已。”

    被大轲这个随意的一扔搞的紧张兮兮的张汉三和红叶,很是认真的看起了张汉三手中的小瓶子起来。

    心情由低到高再到低的起落,让张汉三倒出了一点点之前自己听说的金贵的不得了的“龙血”,摸了摸又闻了闻。

    那种剧烈的能量传入感觉,还要身体之中的血液加剧到沸腾的状态,让张汉三说到:“大轲,你说这是大蛇怪的脑汁?”

    大轲:“对,这就是那些商人们口中的龙血。一般是使者级以上的蛇类异类才会有的东西,获取的途径确实不简单,不过也没有那么玄乎。主要的作用就是刺激身体恢复一点‘真元’。”

    一听这个,张汉三又变成了心疼的把小瓶子盖上递回给大轲了。

    大轲:“其实,异类或者是异化生物的身体之中有很多的东西不是我们能用现在或者是正常的逻辑去理解的,特别是一些高级的异类,他们的身体变化已经到了一定超乎天际的水平。我记得我遇到过一个大高手,专门在黑暗之地里面找高级的蛇类异类拿他们的蛇胆,他说那个东西的强大,能让太监都恢复成真男人。我身上的龙血就是和他联手灭了一条d1的蛇形异类以后得到的。”

    红叶插话说到:“大轲,你说的真元这个东西,能人身上真得存在吗?”

    抢在大轲的前面说话起来的木老爹,让张汉三和大轲移步到了木老爹的身边,把他给搀扶了起来。

    木老爹:“每一个元能者的身体里面都有真元的存在,只是这个真元的多少和元能等级有着很大的联系,并且,一定是能人在接近d0时,才会逐渐的体会到这个东西。”

    “我也是因为碰巧,在黑暗之地里面吃上了一颗很稀有的d0等级的异类熊胆才开始提前感受到我自己身体内的真元的。”

    “这个东西的强大太多了,细说很久都是废话了,我能说明的一点就是,真元可以支撑能人的魂化战斗力,真元越是强大,魂化以后的能人越是厉害,并且,这个东西还可以自爆,让能人的实力暴涨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你们的两个朋友就是使用了真元的自爆,只是没有正确的打开自爆的方式,所以他们的身体才会极度的虚弱。”

    “我使用了一些我的真元做为引子,试着牵引了一下他们的真元重新恢复到正常的循环上。看样子,我的判断正确了,他们的真元没有被爆烂,还可以继续运转,只是,他们以后的路会长成什么样,按我现在的认知就不能告知了。”

    大轲把手上的龙血拿到了木老爹的面前,说到:“这是报酬,我想应该足够了吧。”

    木老爹很是疑惑的看了大轲一眼,像是有些不敢相信,但又很是坚定的拿了大轲的龙血,说到:“从价值的角度来说,这个东西确实远远能够满足你的这次冲动了。但是,从我个人的情感来说,你小子还没法调整出我的黑名单之中的。”

    大轲:“只要木老爹你说费用足够就行了,要是想要我当朋友,找我帮忙的话,联系祁哥找我吧,我相信友谊是可以慢慢培养的。”

    木老爹:“他们两个人的身体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只是我刚刚给他们治疗的时候,发现他们的身体之中属性界面有小额破碎,这是他们被废的体现,以后他们成为普通人应该没有问题,想要重新像能人一样使用元力循环或者是升级的话,应该存在问题。”

    转头有些满意自己收获的木老爹,心里可是一个美滋滋的,虽然这次的治疗耗费了他的真元,需要他养个三年五载的才能彻底恢复,可是在他手上的龙血,那可是他这个水平或者实力十年甚至二十年也不一定能获取到这么大一瓶的。

    “我能说明和告知都已经讲清楚了,你们可不要等着回去了以后看着你们的朋友这里不对哪里不对,又来找我哈。我现在的能力最多就是救回他们的命,其他的问题,就请你们另请高明吧。”

    看着木老爹坐着自己的大树电梯离开,大轲等人的心情轻松了很多很多,但是却高兴不起来,特别是大轲。

    因为大轲很清楚,能人意念之海里面的属性界面破损以后的结果,那是高手变低手,低手变成菜逼,菜逼变成残障人士。

    带着海图和马良回到大轲他们距离小木屋不远处的营地,大轲的心情已经压抑到从脸上就能看出屎来了。

    红叶在思考了片刻后,来到大轲的边上,很近乎的说到:“才几年不见,你就变成大人物了。”

    大轲苦笑,提起精神来说到:“哪是什么大人物啊,和你们一样,在刀口上混饭的虾米而已。”
    (www.yikanxiaoshuo.net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