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都市言情 > 捡个王爷好种田 >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七章 临盆之日
    凤斌见此,脸上露出一个笑容,他在莲妃的额头上落下轻轻的一个吻,这个吻当中,似乎带着一种让人安心的气息。

    ……

    嘉福殿。

    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昨日刚下过雨,屋檐上的雨滴啪嗒啪嗒的掉下来,仿佛整个宫殿都可以听到一般。

    宫女的动作已经有些麻木的,不停的在擦拭着桌子。

    轩辕瑾此时此刻,坐在床榻上,站久了不行,坐久了不行,连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不能躺着,她因为怀孕的关系,身子有些臃肿,那一张脸上也不施粉黛,从前妖艳,而现在她的脸上能看到的只有清纯。

    “听说他们回来了。”她闭着眼睛,似乎有些疲惫的问着旁边的翠竹。

    “是,就在今天清晨的时候已经到了。还有云萝大人此刻就在外面,不知道您是否要见。”翠竹小心说道。

    轩辕瑾有气无力的点了点头,她一只手放在已经老大的肚子上,她眼中闪过一抹温柔,若说是什么改变了她,那大概只有肚子里面的这个孩子了吧。

    寻常百姓家的丈夫,那若是妻子怀孕,定当会爱护有加,就算是平常的妃子怀孕,皇帝都会过来看一眼, 可是凤斌从来都没有来过,就好像他们母子二人从未存在过一般。

    在这段期间,只有云萝和云裳过来看过她,其他宫中的妃嫔,连看一眼都不愿意,没有泼脏水已经很不错的了。

    她因为身怀有孕的关系,在皇宫中过的日子,虽然不算太难熬,但是也算是受尽了冷眼旁观。

    她这么多天都没有见过凤斌一眼,她虽然不喜欢凤斌,可是凤斌的的确确是她肚子里面孩子的父亲。

    七八月份的时候,她的腿肿的厉害,差点摔倒如果当时不是云萝在旁边的话,想必现在她和这个孩子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你又来做什么?我不是告诉过你要少来吗?若是宫中传起来,这名声不太好。”虽然瑾的眼中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满满的只有对这个肚子里面的孩子的期待,她现在已经不想其他的事情了,只想着肚子里面的这个孩子平安出生,这就是她唯一最大的心愿了。

    她更加不愿意再和杜云溪去争斗,其实当时她就已经有些后悔了,就在杜云溪救下她的时候。

    “现在你的肚子已经这么大了,应该快要生了,我怎么能不来看看你呢。”云萝的声音中带着担忧,却又带着一丝慈爱,毕竟这个孩子马上就要来到这个世上了。

    轩辕瑾没有理会她,只是拿起旁边的一个花撑子开始慢条斯理的绣起花来,那样子倒真的像是一个深宫中的妇人,完全看不出来她从前火辣泼辣的样子。

    “这个时候还绣什么花,你应该好好养身体,快躺下吧。”云萝一把抢过她手中的花撑子,看着已经绣了一半儿的东西,她突然间有些心酸。

    她这么多年也从来没有为轩辕瑾做过一件衣裳,如今轩辕瑾要做母亲了,她想为孩子做一些衣裳,让孩子出生的时候能够暖暖和和的,这样就是最好的了。

    被抢走手中的东西的时候,轩辕瑾并没有生气,不让她动,她便不动,不让她说话,她便不说话,她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强烈的控制欲了。

    “其实这当作无聊的消遣也不错,我陪你一起绣也好。”云萝说着有些心软,她将花撑子重新递了回去,脸上带着一丝笑容,母女二人便非常和谐的在绣花。

    “你是怎么想的?这个孩子马上就要出世了。”云萝突然开口说到这个问题,让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变紧张起来。

    轩辕瑾的脸上带着淡然,似乎毫不在意眼前的危险处境,杜云溪这回回来了,想必一定会找她报仇,不过她已经不介意了,更加没有心思去想这些

    “你不用着急,凡事都等我先生下这个孩子再说从前的事情,不知道她能不能放下,反正我是已经放下。”轩辕瑾的声音中非常的平静,一张素净的小脸上面带着笑容,她现在满心欢喜,想的全部都是这个孩子。

    看着轩辕瑾如此淡然优雅的样子,一副已经把前尘往事全部忘却放下的样子,她这个为娘的,不知道心里有多开心。

    只不过这件事情还要看杜云溪是怎么想的,毕竟她把杜云溪害的那么惨,现在听说她的手臂也废了整个人精神萎糜。

    “我只是担心她对你做什么不利的事情。”云萝如实的将她心中的想法说了出来。

    轩辕瑾看着殿外的天色,又低头看了一眼腹中的孩子,她怎么样都不要紧,但是谁也不可以伤害她的孩子,这是她唯一的希望和指望了。

    入夜,窗外的雨滴答滴答往下来,影响着轩辕瑾的睡眠,她本来就不能躺着,坐着就非常难受,她整个人的心思都放在这个肚子上面,她身上又难受,再加上夜里又空静,她只能强忍着心中和身体的不适应。

    可是突然小腹传来一阵刺痛,她突然间捂住肚子,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刚想说话叫门外的宫女的时候,疼痛的感觉便愈发的强烈,她想动弹一步都是非常的困难的。

    “来人,来人…”她整个人的声音都非常的虚弱,在门外守夜的宫女已经睡着了,根本就没有听到轩辕瑾这像蚊子一般的声音。

    她肚子传来的阵痛越来越强烈了,她的额头上面全都是冷汗,她非常无力的伸出手,朝着殿门口的方向,可是依旧没有人理会她。

    “救命啊,救命啊!”轩辕瑾非常无力的喊着,似乎用尽了她毕生的力气,可是说出来的声音依旧像蚊子一般。

    杜云溪路经此地,看着外面的宫女就睡着了,她也没有多想,可是还没等走过去,便听见里面有阵阵虚弱的女人的声音了。

    她觉得她可能是想错了,或许是因为太过于讨厌轩辕瑾的缘故,所以才希望她这样吗?她摇头,从前的往事她已经放下了,不打算再去追究了,所以两个人之间的仇恨也就一笔勾销吧,到此为止,那就是最好的了。

    “救命啊!救命!”

    正当她继续往前走的时候,那种声音又出现了,杜云溪这会儿终于起了疑心,想都没想就推开殿门,刚一推开的时候,她便看见轩辕瑾非常虚弱的坐在床榻上,额头上全部都是冷汗。

    她一只手捂着肚子,很显然是快要生了的样子,杜云溪对这件事情也没有什么经验,当时也慌了神,不过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找太医。

    “你先别着急,我马上去给你找太医。”说着杜云溪就要走,却被轩辕瑾给叫住了。

    “别走,别,救救我……”轩辕瑾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好像是要死了一般。

    杜云溪看着眼前的情况,好像也不能离开她便赶紧将门口的宫女摇醒了:“现在快去找太医,一定要快。”

    那个宫女睡的迷迷糊糊的,便看到杜云溪的脸,她有些害怕,转头连忙跑了出去,可是这个时候轩辕瑾已经疼的不行了,太阳穴间的青筋已经暴起,两只手已经没有空去捂着肚子了,她紧紧的攥着被子。

    “你先别着急,太医马上就会来了。”杜云溪只能说一些安抚性的话,因为她没接过生,所以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只能说是在这里用言语帮助她。

    可是这个时候,轩辕瑾却朝着她伸出了手,她紧皱着一张脸:“救救我,帮帮我好不好。”

    她近乎哀求的语气,让杜云溪无法拒绝,况且面对这样的情况,她一点办法都没有,相信轩辕瑾,此时此刻,也没有什么坏心思。

    她朝着轩辕瑾伸出左手,轩辕瑾一把紧紧抓住她,眼中带着感激的神色:“多谢你,谢谢你帮我叫太医,从前都是我的错你怎么样对我都是应该的,请你不要伤害我的孩子,求求你让他平安出生。”

    “我也并未多加在意,你只管好好生产便可,从前的事我也不打算再追究了,只要能消除你心里的恨,那就是最好的了。”杜云溪淡淡的说着,看着她现在这么痛苦的样子,她突然有一种不想生孩子的感觉。

    轩辕瑾听到她这么说,脸上便露出了一个笑容,一副如释重负的样子,可是一张脸依旧紧紧的皱在一起,她疼的几乎快要昏厥过去,实在是受不了了,眼泪从眼眶中疯狂的涌现出。

    “啊——我……好疼……”轩辕瑾的声音撕心裂肺,样子更是有些扭曲。

    杜云溪这时候,只能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别着急,太医马上就来了。”

    “如果没有轩辕烈的话,也许我们能做朋友也说不定。”轩辕瑾这时候从嘴角边挤出一个笑容,她实在是太难受,太疼痛了,那种感觉,几乎要将她所有的理智全部撕碎。

    杜云溪莞尔一笑,可惜人生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两个人既然已经变成敌对的样子,如今一笔勾销,也是不能够再做成朋友的。
    (www.yikanxiaoshuo.net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