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西游之白骨逆天 > 正文 第九十九章 传教功法
    方才所布的三道法阵中,其中就有是一道是遮掩气息的,而对方就在他头顶上空却感受不到自己的气息,这才由此判断而出。

    另两道法阵,分别是幻阵以及障目迷魂阵。

    为了不给对方喘息之机,在敌手落入法阵区域后,鹤白立刻开启障目迷魂阵,并毫无迟疑的施展了定身术,接着催动雷光刃,激发雷霆之力,以迅雷之击将其灭杀。

    面对高手,尤其是高出一个大境界的高手,非以雷霆手段不可敌,考虑到二者之间的境界之差,定身术怕也维持不了多长时间,倘若给对方一丝的喘息之机,结果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大逆转。

    以他对红莲教的了解,除非是雷击,否则很难做到真正击杀。

    半年前紫阳城那一战,更加证实了这一点,已毋庸置疑,而这,就是鹤白心中的那四成把握。

    若是以神通斗法,以对方金丹境的威压,他能发挥出五成实力那都是高看自己了,胜算怕是连一cd不到,正是看透了此中的厉害,才不能给对手以任何喘息之机。

    红莲教总舵。

    “你是说,紫影陨落了?”

    “紫影护法的血莲座破碎,臣以为,他恐怕是凶多吉少了,”一名紫袍老者躬身道。

    “查到什么线索了么?”教主问。

    “此贼手段干净利落,未留意任何痕迹,查无可查。”老者道。

    教主沉默了片刻,而后甩袖抛出两卷画轴,“从这二人的身上查起,若无线索,重赏缉拿。”

    “臣等遵旨。”三位紫袍道士齐声道。

    “臣还有一事启奏,”老道说道。

    “准。”

    老道小心的说道,“自本教深入北俱芦洲以来,先后立了三个分舵,如今全部功亏一篑,越是深入,越是难以发展,不知圣上对本教的发展有何旨意?”

    “几位爱卿有何高见?”教主道。

    “臣以为,南瞻部洲虽在天庭的眼下,但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只要。”

    那厢间,鹤白一口气遁出数千里,停下来,恢复了半日的妖气后,再次御刃而起,朝着平顶山而去。

    一路无惊无险,当来到平顶山上空时,放眼望去,巍巍峻岭,削削尖峰,峦山突兀透青霄,壑下深沉邻碧落,好个古怪巅峰岭,却是上哪去找那土灵,鹤白眉头一蹙,取出晶沙,只见晶沙如流水,似有所引,正朝着某个方向缓缓流去。

    鹤白见此暗暗点头,以晶沙为引,破空而去。

    来到一处山巅,只见下方绿木葱葱,并有一汪浅湖,湖中碧波荡漾,莲花满池,按下雷光刃,落在湖边,低头再看手中晶沙,竟然原地打转起来。

    “玲珑仙子,可否现身一见?”鹤白四下张望起来。

    不多时,一名二八年华,花容月貌,亭亭玉立的橘群少女从浅湖中冒了出来,朝着鹤白盈盈一笑道,“玲珑见过道友,一年未见,道友依然神采依旧。”

    鹤白为之一怔,拱了拱手道,“仙子你这是?”

    “不过是变化之术而已,道友莫要大惊小怪。”

    鹤白闻言干咳一声,而后话锋一转,“仙子可是寻到了灵果的下落?”

    玲珑少女没好气的督了他一眼,凝脂般的手掌一翻,掌中多出了两个精美小巧的玉盒来,接着手中一扬,玉盒便朝着鹤白飞去。

    鹤白接过玉盒,打开其中一个,一股清香扑面而来,神色一下子激动了起来。

    这是一颗表皮光滑如镜,隐有金光流转,内中蕴含着惊人灵力的鹅蛋状果子,赫然是金灵果无疑。

    另一颗是呈龙鳞状,暗含火焰状灵纹,内中蕴含着迅猛的火灵力,不是火灵果又是何物!

    有关五行灵果的资料,早就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是以一见到这两颗灵果,便立刻认了出来,心中自是澎湃不已。

    对方一下子拿出了两颗灵果,这对他无疑是个巨大的惊喜,内中早已是激动的惊涛骇浪,稍稍抚平心绪后,鹤白连忙取出封灵符贴好,仔细的收了起来,接着取出两枚玉简交到了女子手中。

    “这里是天罡决前三篇的口诀心法,可助仙子直通金丹大道,并有铸就金丹之妙法,除此之外,另一枚玉简中记载了六法中的三法,请仙子查阅。”鹤白道。

    玲珑仙子倒也不客气,接过玉简后,便开始查阅起来。

    半柱香后,玲珑仙子将玉简从额头移开,看向鹤白道,“这心法口诀晦涩难懂,不知道友可否为玲珑讲解一二。”

    鹤白此刻心情大好,自然不会推辞什么,二者来到一颗树荫下,盘膝对面坐定后,鹤白便逐字逐句的解释起来。

    谁知这一坐,就是半年之久。

    半年中,鹤白不仅为玲珑解读功法,还将金阙文传给了对方。

    这金阙文曾是洪荒时期的通用文字,今时今日,已然成为了功法的主要书写形式。

    在传法的过程的理解,还是对功法的参悟,都有更深一层的领悟,同样是受益良多,以至于不知日月变换。

    “多谢道友这半年来的讲授。”玲珑盈盈一礼道。

    鹤白一怔,没想到一转眼竟过去了半年之久。

    “说起来,鹤某也是受益颇多,也要多谢仙子。”鹤白笑了笑说道。

    通过这半年面对面的朝夕相处,玲珑对鹤白的感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来此人也不是那么的唯利是图,至少在讲解的过程中,她能看出对方完全出自本心,并无藏私。

    “原来道友有名有姓,”玲珑嫣然一笑道。

    呃,鹤白眼角一抽,一拱手道,“在下姓鹤名白。”

    “玲珑乃天地所生,无有姓,道友唤我玲珑即可。”少女道。

    “玲珑仙子。”鹤白一礼道。

    “鹤白道友。”玲珑还一礼道。

    二人四目相对,竟同时放声大笑起来,仿若相交百年的好友一般,放浪不羁。

    “对了,”玲珑似忽然想到了什么,“此次让道友前来,是因为玲珑有了其它灵果的线索,但那里有五行法阵阻挡,玲珑却是无计可施,这才唤道友前来。”

    鹤白闻言脸色顿时一片青绿,这等大事,为何不及早说明!
    (www.yikanxiaoshuo.net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