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其他小说 > 腹黑王妃:倾绝天下 > 正文 224一道走吧!
    宫晟摸了摸宫苏沫的头这样想着。

    反正近两年看来,他这儿子虽不出色也无过错,倒也可行,于是大手一挥,便准了!

    而他敲定的事,那些大臣绝不敢违背,只是暗恨宫抉有这么以为好皇姐,献出良策的时候趁着龙心大悦,推荐了宫抉,这可是美差,做好了,更是流传千古的好事,就这样白白便宜了别人!

    “谢父皇恩准!”

    宫苏沫乖巧的说道,而在宫抉拜谢抬头时,朝他抛去一个得意的眼神,让一旁宫澈看到了,十分羡慕。

    这两年他与这位皇妹相交甚密,在她身边,每一天都十分新奇,就算有什么不开心的,仿佛只要见到她就烟消云散了。

    她又是那么的聪慧,有时候解决不了的,想不通的难题,只要请教她,必然能迎刃而解。

    只是可惜,就算他们再亲密,亲疏方面,皇妹还是向着九弟的,所以每每看到她护着九弟,宫澈心里总是有几分失落。

    不过转眼一想,他摇摇头,真是不应该啊,他竟然吃起自己弟妹的醋了。

    很快,皇帝的旨意下达到各处。

    事情已经敲定,不出七日,宫抉就要带着赈灾物资去西洲了。

    临行前,宫苏沫亲自给他打包的行囊,恨不得将所有好东西都塞给他。

    宫抉还未离开过她身边,这一次,去那么远,又去那么久,老实说,宫苏沫心里颇为不舍。但是孩子养大了,总有一天要自立的,所以宫苏沫尽心为他铺路,将所有的不舍都压下。

    正当她在寝宫团团转想还要准备什么东西时,宫抉走了进来,一挥手,所有宫人悄悄退下,姐弟两独处,已是常例。

    “皇姐。”

    “你来了!”

    宫苏沫眼前一亮,十一岁的少年给人的感觉已经非常稳重了,在古代,他这个年纪也算是小大人,此时他穿着一身白色的常服,身姿提拔的站在宫苏沫面前,剑眉飞扬,墨眼清亮,就凭这长相,以后还不知要如何害人呢!

    宫苏沫暗暗点头,连拉着他到了内室,得意的递给他一件东西。

    “这是?”

    宫抉打开一看,原来是一件金丝软甲,这件软甲乃是用金蚕丝与雪山芸丝织成,看似轻薄,却能阻刀剑暗器,是一件难得的宝物,今年月国进贡了这一件,皇帝赐给了宫苏沫,她又给了自己。

    宫抉笑道,“我不需要。”

    “怎么会不需要?”宫苏沫怒目!

    “三个月前你被人下毒,两个月前马术课被疯马摔落,一个月前剑术课差点被折断的断剑破开胸口,你说你怎么不需要?!”

    宫苏沫越说神情越落寞,都是她做的不够好,原本想养成他的,偏偏在她的眼皮子底下都能被暗算。

    这两年来,宫抉不争不抢,一味伏蛰,却还是碍了某些人的眼,即便宫苏沫和他都警觉着,还是防不胜防。

    这后宫太大了,三万女人的扭曲下,每一步都十分艰险。

    所以他们商议之后,层层谋划,才有了宫抉离宫的机会。看似简单,但费的心思,非三言两语能说清。

    宫苏沫将软甲强塞到宫抉怀里,情绪低迷道,“你这一走,也不知何时才能回来,自己照顾自己吧!”

    她看着出落得风神俊秀的少年,心酸的想,好不容易养成博学多才,根正苗红的四好青年,此去山高路远,不会回来的时候,连媳妇都有了吧?

    她感觉自己就像是老妈子,有种自家白菜马上要被猪拱的感觉。

    宫抉见她情绪不高,伸手摸了摸她的眼,眼里,是溺人的温柔,“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因为这里有她啊

    只是再回来,他不要再做被皇姐保护的那个,他必会立下不世功勋,站在她面前阻挡一切风雨!

    而她,就只要肆意开心就好了。

    宫苏沫被他看的不好意思,那放在她脸上的手也叫她感觉十分不对,明明她才是老大,为什么被小孩看着,却有一种被宠溺的感觉?

    这绝逼是错觉!

    她一把拍掉宫抉的手,继续去收拾东西了,说来皇帝赏赐了她不少好东西,还有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她得找出来。

    看着面前的女孩忙碌的身影,那漂亮的宫裙似乎要转出花来,宫抉的嘴角温柔的翘着,怎么都看不够。

    她有一双漂亮的眼睛,虽然时常一副没睡醒的模样,但是那眉眼中的慵懒,时常让他着迷,她每天要睡六个时辰,醒来的时候也是昏昏沉沉,但是在他面前,她灵动而活跃,宫抉怎么都想象不到,为什么一个人脸上会有那么多表情,顷刻间不停的变换着。

    他真的一刻都不想离开她。

    宫抉嘴边的笑渐渐冷凝。

    如果可以,他希望就这样一直留在她身边,只是看她嬉笑,就觉得满足了,但是他更清楚,若不想一辈子被她保护,他只有去争,去抢!用功勋换取站在她身边的权利!

    这两年来,他每一日都在学习,苦练武功,并且与宫苏沫一起经商,商铺遍布京城,但是对外,他却只能一直压抑着自己,好似透明,这不是他想要的。

    他要有足够的力量,能够让他不在压制自己,能够光明正大的站在她面前,从她的意识里,由男孩,变为男人!

    他的念头太多太多,但是他都不敢说,有的念头更是扭曲可怕,连他自己都心惊。

    他每天都在忍,在掩饰,他怕皇姐知道了他的真实想法,会觉得害怕的,或许她还会失望,她一直希望自己是一个正直坚毅的人,而不是一个内心疯狂扭曲的人!她不喜欢自己杀人,不喜欢自己手里沾满鲜血,所以他需要找到一个地方去宣泄,用杀戮来清洗自己心里压抑的情感。

    而在她面前,他会变成她所期盼的任何模样。

    所以即便再不舍,再不舍,他也要离开,这是他们苦心谋来的机会,强大的机会!

    宫苏沫自然不知道宫抉心里这些弯弯绕绕,此时她翘着臀趴在床上翻找,没办法,她还是有将好东西塞在床夹缝的习惯啊

    宫抉不由被她的动作吸引了,那纤细的腰肢,和挺翘的臀部他闭了闭眼,将所有不合时宜的念头统统压下,但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眼睛,贪婪的注视着她!

    “找到了!”

    宫抉欣喜的举起两样东西,一个是一本书,另一个是一把匕首。

    看到书的时候,宫苏沫的脸变了变,但一想封面的字宫抉也看不懂,便没什么好羞耻的了!

    这么多年来,宫抉也知道,皇姐手里有很多他看不懂的书籍,但是这本尤为奇怪,上面用鲜艳的花和女人作为封面,书名三个字更是描得十分艳丽,和以往看到的截然不同。

    “这是?”

    宫抉下意识的问,宫苏沫脸微微发红,掩盖似得大方的将书给宫抉看,反正他也看不懂,根本不可能知道这是一本小黄文。

    “就是一本普通的游记而已。”

    一般这个时候,宫抉根本不会多问她的秘密,但是她飞红的脸,而且将书丢给他的举动太反常了,宫抉微微一笑,“真的?”

    宫苏沫连连点头,比珍珠还真!

    这时,宫抉随手翻了一下,突然“咦”了一声。

    “这里面还有插画?”

    宫苏沫一听,反手就把书抢了过来,有插画?小黄文里的插画能是什么正经画,结果她抢过来一看,不过是些密密麻麻的文字,里面露骨的描写,她不小心看了几行,因为当着宫抉的面,脸上不可抑止的烧了起来。

    混蛋!居然敢骗她!

    这是什么书,宫抉心里大概有数了。

    他严肃中带着一丝懵懂的模样说,“皇姐,你为什么要看这种书?”

    他看上去是如此单纯,眉眼冷清,一双墨玉眼微颦的看着她,这模样一下就骗过了宫苏沫,此时她十分心虚的低头。

    “我没看。”

    宫抉心里暗笑,面上却是微微挑眉,“那是给谁看的?”

    宫苏沫闻言果然一昂头,“自然是给你看的!”

    见宫抉一愣,宫苏沫越想越是那么一回事,“如今你也十一了,也该教你一点男女之事了!”

    若是他有母妃,那么这些事自然他母妃会叫人教导,但是他没有,所以宫苏沫便将这个职责揽到了自己身上,如今宫抉正是懵懂的年纪,叫他知道一点,在外面才不容易被女孩子糊弄!

    “给我看?”见宫抉脸上发红,宫苏沫精神一震。

    “是的,你过来,你太纯情了,你姐我很有必要来教导你,何谓男女之事!”

    男女之事

    宫抉到底是个雏,宫苏沫这样主动,让他再冷静的心,都颤抖起来,迷迷糊糊就被她拉倒了床边坐下。

    然而话到嘴边,宫苏沫到不知怎么开口了。

    两个人并排坐着,气氛十分尴尬宫苏沫身子微微紧绷,她是不知道怎么下台,而宫抉却是不想放过任何一个靠近她的机会。

    “是这样的”

    宫苏沫想了会,煞有其事的拍了拍宫抉的肩膀,“你也长大了,再过几年也到了娶妻的年纪了,所以出门在外这几年你要洁身自好,尤其是对待女孩子,更是要注意,要克制自己,别出去几年,孩子都有了。”

    这都是哪跟哪?宫抉原本还听着,见她越说越不对,不由冷着脸道,“不会的。”他不可能碰其他的女人,更不可能有孩子。

    宫苏沫见他一副不上心的模样,开玩笑着吓他,“怎么不可能,要知道生孩子可是非常简单的事,你只要亲了人家姑娘,她就会怀孕的!”

    她的话刚落,宫抉突然倾身上前堵住对方那垂涎已久的小嘴,心停了一瞬后,猛地跳的飞快!

    “是这样么?”

    时间好像停止了,他只能听到自己震天般的心跳声。

    第一次碰触,宫抉只是浅尝即止,但是却让宫苏沫愣在当场!看着那水润的唇,宫抉喉结滚动,天知道他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没有让自己沉沦其中,又怕深入引起她的反感,这才浅尝后分开,睁着墨玉般清亮的眼睛,喃喃又道,“像这样?”

    如果亲吻就会有孩子,那就好了

    若是一般没有母妃,身边都是太监的小皇子,即使知道些什么,也还是很单纯的,但后宫想带歪他的人太多了,自从九岁那年有宫女给他下药,并剥光自己引诱他失败后,后来他亲自看过这些书籍。

    他不允许任何超脱控制的事情发生,这男女之事也是如此,所以这几年,他虽没有亲身试验,但是看过的不少,后来也躲过不少女人的暗算,只是这些,他都没有说过。

    而宫苏沫是早就忘了九岁时宫抉身上发生的事,她以为他的成长都在她可控的范围内,殊不知那些冷清纯良都是装的,他早在她看不见的地方肆意成长,更是对她生出了控制不了的占有欲!

    宫苏沫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后惊呆了,她竟然被自己养大的小孩亲了?偏偏看着对方一副求知的样子,让她说不出一句重话来,半响才找回声音,“自然自然不止如此。”

    宫抉双眼发亮,“那还要如何?”

    宫苏沫只有痛心疾首道,“还要睡在一张床上,坦诚相见,然后然后就水到渠成了。”

    天知道她在宫抉一副跃跃欲试的眼神中说出这番话有多艰难!

    “总之在外这几年你要洁身自好!还有刚刚那样的举动不许再有,任何人都不行!”

    她跳脚的模样更加让宫抉蠢蠢欲动,他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又一眼,才低声道。

    “我知道了,皇姐。”

    而宫苏沫却被他最后那一眼,看的背脊发毛。

    赈灾物资已渐渐齐全,不少人冲着皇帝的面子都会送宫抉一份践行礼,宫澈来的时候先来了太极殿,因为众所周知,宫抉是宫苏沫的影子,但是偏偏这次他扑了个空,但是看到宫苏沫他也很高兴。

    此时傍晚时分,天却还很明亮,宫苏沫手里拿着几瓶药兴冲冲的往外走,看到宫澈手里的锦盒,她眉眼一弯,“太子哥哥也是来给宫抉送践行礼的么?”

    说着十分亲热的挽着他的手往外走,“正好我也要去,一道走吧!”

    今天她心情似很好,总是只对宫抉热情的她少有对他如此主动过,宫澈感受到她贴近的体温,心里竟微微紧张起来,但是却怎么都舍不得斥责她,只是任由她拖着走。

    到了殿外,宫苏沫稍稍注意形象放开了他,一面好奇的去啾对方手里的盒子,“太子哥哥送的什么东西啊?”

    宫澈并不避讳,直接打开了给她看,里面是一把镶着宝石珠玉的匕首,精美异常,但是宫苏沫一眼就知道,其锋利远不及她送的那把。

    .. 全新改版,更2新更2快更稳3定
    (www.yikanxiaoshuo.net = 易看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