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看小说 > 都市言情 > 林黛玉在现代 > 正文 62.第六十二回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  小姑娘的声音软糯甜腻, 口音古怪,好歹也能让他们听得懂。能够沟通就好。徐凡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作为这房子的主人, 徐凡开口为她解释道:“这里是我家在苏州买下的一座院子。不过我们买下来后就一直空置着, 我最近有事情来南边,今天刚刚到的苏州。一来就听帮我们看守宅子的徐叔说你忽然出现在了我们家。”

    听着徐凡的话, 小姑娘的呼吸似乎都慢了几分,低着脑袋, 故而徐凡二人都看不到她的脸色。对于她来说, 坐在床上和两个外男对话, 这是第一遭,也是她想都不敢想的第一遭。再听他的意思——自家宅院竟然已经被转手卖给了他?

    徐凡思忖了片刻,又说:“哦,对了,今年是公元2010年。小姑娘,你……”

    女孩儿身子轻轻一颤, 喃喃道:“……这……敢问公元2010又是何朝代?”

    徐凡和赵安然之前就怀疑这女孩儿是个古代人。刚才徐凡试探地一问, 还担心小姑娘会骂他神经病,又或者即便是个古代人,也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是没想到这小姑娘竟然如此聪慧。作为一个现代人, 尤其是最近穿越剧、小说满天飞, 加之赵安然还是某点的作者, 徐凡对穿越这个词的接受程度还是比较高的。即便如此, 当一个活色生香的古代人, 古代美人, 出现在他的面前,他还是受到了不小的震撼。

    赵安然就比徐凡要平静许多。小姑娘是古代人的推测原本就是他提出来的。

    但现在如何跟一个古代的女孩子说话,赵安然没有经验。

    徐凡虽然也没有,可是他知道古代的小姑娘看重名节。刚才能和自己还有赵安然说上两句话已经很是难得了。所以他对她说道:“小姑娘,这件事情说来话长,我已经让徐叔去找女钟点工过来,到时候等你收拾好了,我再和你详细地说。”

    虽然不知道他说的什么钟点工是何意,但她也听懂了,他的意思是让女性来照顾自己。等她收拾好了,自然不必像现在这么尴尬,坐在床上和他们说话。她轻嗯了一声,声音细若蚊足。

    徐凡朝外面走去,看赵安然还站在原地,又回头扯了赵安然的衣服往外带去。

    赵安然怪叫道:“卧槽凡哥你放手啊,我不要脸的啊!”

    两人出了门,一阵热浪扑面而来。

    徐凡放手之后,赵安然整理了一下领子,不满地说道:“喂,凡哥,我说在外人面前,你就不能给我留几分面子嘛?!”

    徐凡不理他,从兜里掏出一包烟,取出一根,叼在嘴上点火。

    徐凡很少吸烟,基本上都是情绪波动很大的时候才会抽上一根。看着吞云吐雾的徐凡,赵安然清咳了一声,说道:“诶,凡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心细如尘的啊?这又是请女仆又是男女之别的,我一个写小说的都没想到这一茬。哥,烟给我一根啊!”

    徐凡把整包香烟扔给他,说道:“这件事情不许告诉任何人,包括我妈。另外,我让徐叔去请的钟点工是熟工了,但是也只是让徐叔告诉她,这小姑娘是我朋友的女儿,喜欢玩cosplay,会在我家住一段时间。”

    赵安然轻轻一笑,说道:“凡哥你这辈分可是硬生生地比人家高了一辈啊。”

    此刻的室外温度实在是太高了。徐凡只吸了半根烟,捻灭之后便扔进了垃圾桶里,往前厅走去。赵安然也跟了上去,嚷嚷着徐凡浪费。到了厅内,空调一吹,两人都舒服了,赵安然又问:“凡哥,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看这小姑娘果然是个古代人不假了。”

    徐凡用手按了按眉头,说:“还能有什么打算?既然她出现在我徐家,那我自然会对她负责。”

    “……凡哥你不是吧!她才几岁啊!”

    “你在想什么?”徐凡无语地看了他一眼,“我的意思是,她的身份让别人知道了,估计要上交国家了。而且咱们这个时代对她来说太过陌生了。她年纪又这么小。看起来也怪可怜的。既然让我遇见了,我总不能不管吧?”

    对此,赵安然也是深以为然的。如果这小姑娘出现在他家里,他也一定会这么做的。

    当然,赵安然嘴上还是不忘调侃他:“你真的打算做人家的叔叔啊?”

    徐凡不理他。这会子,恰好徐叔找来的女钟点工来了。

    却说徐凡和林黛玉才刚到前厅,徐叔已经给赵安然开了门。但见赵安然手里拿着文件夹跟一小袋子的药,跟在他身后的徐叔,手中提着一筐新鲜的杨梅,还有一坛子绍兴黄酒。

    “凡哥,你信不信我昨天居然加班加到凌晨?而且为了找借口请假,我出卖了自己的节操,说自己来大姨妈了!”赵安然一见到穿着现代长袖长裙的林黛玉,眼睛又是一亮,跑到林黛玉面前打了个招呼,然后把才文件夹往沙发上一扔,整个人瘫在沙发上,对徐凡说,“哥,你是一声令下,我排除万难来相见,是不是很感动?”

    一旁的徐叔呵呵一笑,说:“安然这次来还带了杨梅跟黄酒。说起来,去年家里酿的杨梅酒还没开封。正好今天少爷跟安然都在,要不要喝杨梅酒?”

    “诶诶诶,徐叔,先喝我今天带来的绍兴黄酒,埋了三十年的女儿红,我爸朋友的女儿终于嫁出去了,这不一高兴,铁公鸡居然也拔毛了,送了他三坛,我给偷了一坛过来。嘿嘿,凡哥,我够义气吧?”

    徐凡笑了笑,说:“谢了。”

    “别别别,哥你千万别跟我客气,你一客气,我就觉得浑身不对劲。”

    “看不出来你还有抖m属性。”徐凡笑话了他一句,然后上前把文件夹拿了过来。

    徐叔也跟着笑着,说是先把东西拿去厨房。

    “凡哥你这是赤|裸|裸的污蔑。”赵安然抗议了一句,然后对林黛玉说:“嗨,林妹妹,我听徐凡说你感冒了?过来我给你测测体温,看看有没有发烧。”

    林黛玉下意识地看向徐凡。徐凡哦了一声,将文件夹放到一旁的桌上,对林黛玉说:“别怕,我跟你说过的,赵安然是医生,就是你们说的大夫。你身体不舒服,让他来给你看看。”说着他侧了侧身,说:“你来坐这里。”

    林黛玉想起来是有听徐凡这么介绍过,她微微颔首,便朝着二人走过去了。

    赵安然看着两人的互动,只觉得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他不就是消失了一天吗?为什么凡哥跟林妹妹的关系进展这么飞速呢?!林妹妹难道忘记了第一次醒过来被凡哥吓晕的事情吗?心里吐槽归吐槽,看林黛玉两靥病态地红着,还是先从随身带来的医箱里拿出了体温计,消毒过后,凑近林黛玉说:“林妹妹,来,张嘴。”

    林黛玉的身子往后挪了挪,轻声道:“张嘴做什么?”

    “这是体温计。”徐凡从赵安然手里拿过体温计,对林黛玉说:“用来测你的体温有没有升高,有没有发热。”

    林黛玉楞了一会儿,说:“我自己来便是。”

    赵安然挑眉看着徐凡:嘿嘿嘿,瞧瞧人家还不是照样拒绝了凡哥?

    徐凡倒是无所谓,他知道林黛玉害羞,便把温度计递给她,告诉她将那一头含到嘴里。林黛玉点点头,拿过去之后,张嘴将温度计含在了嘴里。徐凡微微一楞,这脸腮嘟着模样可真是娇憨。偏林黛玉含着东西不好说话,只用眼神看着他。徐凡依旧盯着她看,直瞧的林黛玉有些羞恼地侧过头去。赵安然也扯了扯他的衣角,说:“哥,咱能不耍流氓吗?”

    徐凡回神,又看了林黛玉一眼,勾了勾嘴角。对赵安然说:“滚犊子。”

    过了几分钟,赵安然让林黛玉把温度计拿出来,一看那体温有38度,赵安然说:“幸好我有带退烧药过来。”其实赵安然有很多体检的仪器,但是林黛玉男女之防很重,所以他就没提别的。还是到时候让女医生给她检查才好。

    “等吃了午饭再吃药。”赵安然把药配好,交给徐凡,“昨天林妹妹有按时吃药吗?”

    “按你的吩咐吃了。”

    两人说话间,徐叔来问保姆已经做好午饭了,要不要现在开饭?

    徐凡自然应了。

    只是林黛玉身子不适,原本胃口就不大,现在更是恹恹的什么都吃不下去。徐凡看的直皱眉,说:“怎么就吃这么点?”
    (www.yikanxiaoshuo.net = 易看小说)